鄒曈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世界上已没有我

卿酒:

光速去世!!!!

桜酱酱_代熏樱茶雨:

我是谁我在哪!!!!!!死而无憾,光速去世【升天.jpg

肝帝蝎:

死而无憾让我升天

留白:

我炸了
!!!!!!!!!!
维克托和勇利经久保认同!!!!是灵魂伴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有没有小天使知道原帖fb所在让我翻墙爽个够!!!!!!!啊啊啊啊啊啊啊

空白式节子: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213743/?from=search&seid=14606287811456624828

第一次尝试剪辑,感觉身体被掏空(。・・)ノ他们两个实在是太甜了!舔舔舔!

改词是我的央儿,改得实在是太棒了!赞美!

我真的是个甜食党……却不知道为什么BE了,肯定是央儿的错【甩锅现场】

画了个封面,博雅给我的感觉很像秋田犬,于是就画成这样了

总之,谢谢大家观看☆⌒(*^-゜)v THX!!

 

高考加油!

希望明天我哥你高考可以考试顺利,正常发挥(*°ั˘°ั*)作为妹妹,真心希望你可以考上理想的学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对了,明天是我生日,让你沾沾喜气啊哈哈哈哈哈哈哈@ZR

现在还算端午节假吗

@音玉沧🍰 末班车░|・x・`)
写的不好希望大大不要介意(土下坐)
我是个才接触lof几个月,第一次看到大大的文章是鲀大大的推荐,当时沉迷博晴无法自拔中,看到大大的粮感觉文风很喜欢了,对了,是大大的《和草物语》。点进大大的主页,看到了大大的另一篇文《枕草子》(因为快中考了没有时间看,名字如果错了求轻打)的本子宣传(我也没买( ..›ᴗ‹..)
后来开始追《和草物语》看,它是我追的第一篇博晴的abo文(因为才入博晴坑啊)。我感觉大大关于和果子的描写很细致,看的我都饿了2333不知不觉它就完结了。这篇文一共开了两次车,我觉得大大的车挺舒服的,结局博晴的孩子我只想说:可。。可爱,想日!!!!(被拉走)我很喜欢大大那种细致的文风,自己语文考试作文写的简直不堪入目,所以很羡慕大大。最近看大大说《和草物语》可能会出本子,表示买买买!!!要收藏啊。
语文不好,写的乱七八糟,没有主题,不堪入目( ‘-ωก̀ )不知道有没有三百字。。。。希望大大不要嫌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第一次写长评,请多多包涵( ..›ᴗ‹..)最后再次表白大大(ฅ>ω

创e派:

以汉字为灵感设计一组动态字体,我傻乎乎的看了盯着很久。| 日本设计师:井口皓太 (更多请关注:mdckjflat)

夏目友人帐与耽美之我见

子夜巫见:

随着夏目的第六季开播,大部分人是很开心的。


这几天在评论区和贴吧,很多次看到了质疑这部剧的言论,重心无非集中在画风、剧情和腐向cp上。


原本打算为了庆祝第六季开播,直接开坑写个正剧风的同人出来,思索再三后,决定先说说一些个人见解,把开坑的事情往后暂时推推。




Q:夏目友人帐有为了迎合观众,在第五第六季刻意卖腐吗?


A:很多明白人看到这个问题,第一个反应大概会是,怎么可能?动画的剧情全是从漫画照搬过去的,而对应第五第六季的剧情漫画,很久以前就已经出了,作者画的夏目没有变过,变得是恶意揣测的人心,你是什么,看到的东西就是什么。


直接回答这个问题的话,我的答案是,没有,我认为不存在刻意卖腐的问题,如果说男性角色和男性角色之间,一定要保持距离,没有任何肢体接触和冲突才是大家认知里的非腐向,那么大家对于男性也未免过于苛刻了一些。


我认为无论男女,都是有着丰富的感情需求的,亲情、友情、爱情,以及难以分类的那些,那么既然有感情存在,肢体接触,拥抱,搀扶,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Q:夏目应该保持治愈风格,而不是被耽美‘玷污’吗?


A:治愈系一直是夏目这个番的主色调。


治愈在何处?


治愈在人心的善意和温柔,人与人,人与妖怪,妖怪与妖怪。


这样的番,是离不开‘情感’这个主题的。


实话来讲,我不认为耽美元素会玷污夏目友人帐,既然亲情可以是治愈的,友情可以是治愈的,夏目和斑之间的约定可以是治愈的,爱情也可以是治愈的,那么为何我们要将男男之情排斥在外,认为如果是男性之间的爱情,就会对这个番的治愈风格造成破坏呢?


难道男男的爱情,就和男女的存在优劣之分,肮脏与干净的分别?


难道男女之间没有情欲,提到男男就只剩下情欲?


难道攻受之分,性向区别,会让夏目贵志这个角色变得‘糟糕’?受方就比攻方少一分自尊还是人格呢?




Q:讨厌夏目变腐,是因为原著没有这个设定,违背原著怎么办?


A:我想大家都记得,在前几季的时候,海曾经假扮人类的孩子出现在夏目的生活中,夏目、多轨、海三个人在草坪上戴着花环,晒着太阳。


我记得当时的檀木是,好像一家三口,好温馨啊。


第六季夏目变成小孩子的那集,也很治愈,田沼、多轨、幼体夏目三个人在一起,当时的檀木也是在讲,好像一家三口啊,好可爱,好温馨。


然而夏目和名取同时出现的时候,的场对夏目说来我的家族我会保护你的时候,大家却突然对【认为夏目和名取/的场很般配】的这类弹幕,反感了起来。


到底有多少是单纯不喜欢违背原著?


还是说,男人之间存在爱情的可能性让他们无法接受,还是说女性会幻想男性的爱情这件事让他们无法接受?


既然官方没有给出夏目的官配到底会是谁的设定,那么我认为,观众在原著基础上的幻想,幻想夏目和多轨、班长成为恋人,与幻想夏目和其它男性角色成为恋人,应当是相同本质的东西,区别只在于个人喜好,而非高下之分。




Q:为什么你们就非要往爱情上幻想呢?男男之间好好做朋友不好吗?


A:友谊当然很美好啊。


我相信绝大多数吃夏目相关耽美cp的伙伴们,都是很乐意圈地自萌的。


只不过圈地自萌这个词,在很多时候,都带着一股寂寥的意味在里面。


圈地自萌,意味着你是小众,你是少数人,理解你的人很少。


意味着别人不喜欢你喜欢的东西,意味着你要小心翼翼,不让自己这份原本很美好很开心的情感给他人造成困扰,意味着一旦没注意好分寸,就会被讨厌、被误解。


在小众的爱好里,一旦久违地发现同好,就会非常开心,容易变得激动。


而弹幕,就是一个让人排解孤独感的绝佳工具,各种各样的人发着弹幕,总有那么一两条让你发现,你不是一个人。


跑题了,那么,为何会是爱情?


对于腐女腐男来说,看到亲密的两个男性角色,是很容易联想到爱情方面的,这当然不是说,在我们的眼里,男性间的友谊就是不存在或者没有意义的。


我想这更多的是一种,我认为爱情很美好,我希望我喜欢的角色,能拥有这种美好的东西。


如果他们之间拥有爱情的话,就会发生一些很美好的事情。


在亚洲文化中,人们是很少会将喜欢、爱,直接表达,说出口的,只有爱情,如果直白一些的话,也不会太让人害羞。


如果他们之间有爱情的话,就可以说出我喜欢你这句话,如果他们之间有爱情的话,他就可以为了他奋不顾身,倾注全部的爱意。


潜意识中,人们还会下意识的认为,爱情才是会让人陪伴一生的情感,爱情是独一无二的(尽管我并不认同别的感情做不到)。


如果他们之间存在爱情的话,他们会陪伴彼此一生,这个番里,他们之间如此的互动、相处,将会一直持续下去。


如此的话,心爱的角色会得到他的cp给予的理解、支持、爱与陪伴,直到老去。


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他们能给彼此带来的情感支持,也是不同的。


除了单纯的荷尔蒙,我们希望心爱的角色在收获爱情的同时,仍然得到更多东西。


希望夏目得到斑十年如一日的守护,而其他人能给的守护,一定是和斑的守护不一样的。


希望夏目能得到名取如同前辈般的包容宠溺,一直一直如此下去,无论名取对外有多么圆滑甚至严厉,都将全部的温柔留给夏目,而这样的温柔和甜蜜,和其它人能给的,一定也是不同的。


希望夏目得到田沼最多的理解和同伴之间的默契,有着最相似的经历,同样的年龄,同样的交友圈的他们,就连害羞起来的样子都是如此默契,而这样的默契,一定和其它人能给予的是不同的。


希望夏目能得到的场有些霸道却力道十足的保护。看似完全相反的两个人,完全不同的作风和性格,却因为妖怪的存在被联系在一起。而正因为他们是如此的不同,当面对这个世界最残酷的一面时,的场反而能比任何人都熟练地应对,即便被讨厌着,却还是会自说自话地保护,看起来城府很深,却在人情上孩子般直接不加遮掩,这样一个的场,一定能从最险恶的人心中,保护最干净单纯的夏目,然后再被这样的夏目,教会如何真正的爱人。


我猜想这样的愿望并不是突兀奇怪的。


以爱情为名,将世界上最多最好的东西给予深爱的角色们。


当夏目得到最多的温柔时,当cp中的一方反问,‘为何要为我做到这个地步’时,可以理所应当地说,‘因为我爱你。’


一切我想要的温暖,一切我希望夏目得到的温暖,借助同人,借助爱情的名义,在那个很小的平行世界里全部给予。


一直在给予他人温暖的夏目,终将也被人给予。


当爱意比海更深,纠结它到底是爱情还是友情更合适,已经不重要了。


正如同当两个相爱的人在日常的生活中走了太久,纠结如今是爱情还是亲情,也不那么重要了。


萌着耽美的我们,努力地尊重着其他人,同时也非常地希望,即便眼里看到了不同的风景,也能够彼此包容。




有朝一日,BG党终将对耽美党伸出手来吧。


“虽然我看不到你眼里的那些,不过,太好了,在你的眼里,它们是美好的样子。”


“谢谢,它们的确是,非常非常幸福的幻想。”

阵亡呜呜呜呜

不吃肉不吃肉:

这边也存一下!

大乐色壹:

从此世界有了颜色。

520快乐❤

----

这张画超认真,这边存一下(X

想给我CP们都产粮。。。实在不行过521(((

【关于9个小段子】修改版

简直是老流氓(*´艸`)

百合麻吉大魔王:

混更


凑齐9个能不能召唤我维 


本篇请配合该图阅读↓






【1】


“你说你想要爬上我的床?”


“你不要只是想啊,实际点!行动起来!”




【2】


“亲亲之后就不痛咯!”


“不,亲亲之后痛的地方就不一样了。”


“嗯?!”




【3】


“我知道了一个快速学习日语的方法噢!”


“诶真的吗?”


“嗯,就是会有点伤身体。”


“嗯?!”




【4】


“说了多少遍,不能在床上吃东西!”


“吃你也不行吗?”


“嗯?!”




【5】


“欢迎回家!工作辛苦啦!”


“谢谢,怎么今天的晚餐这么丰盛?”


“为了庆祝终于结束工作了啊!”


“诶,真的只是这样吗?”


“快去洗手吧,毕竟吃饱了才有力气……”


“嗯???”




【6】


刚刚确认关系那段时间的SNS私信


V:勇利,马卡钦它……


Y:发生什么事情了


V:它……


Y:怎么了!!!


V:它说它想你了,你快来我房间吧!


Y:………………




【7】(有修改)


“这么晚了还不睡,你想干嘛?”


“想。”


“嗯????”




【8】


“我房间的东西坏了,你能过来一下吗?”


“我马上过去,是什么东西坏了?”


“床。”


“…………”


“有点大,有点宽,还有点空。”




【9】


“我跟你说我们保持现在这样的关系是不行的对你对我的身体都是不好的所以这个时候一定需要互相理解对方那么今晚就…………”


“闭嘴!”


“你帮我闭嘴?”


“…………”





千川:

陶洞太太的酒茨本宣,捞一下ww落星是篇很棒的文,十分温柔的一个孩子,有森林和湖水、风和光的味道。不吹了,总之我很喜欢─=≡Σ(((つ•̀ω•́)つ

一个透明人:

《叁贰贰一》

具体信息见宣图

作者陶洞/封面&画手&内页部分设计 @安托万  /校对 @青川客  /排版 @西桑桑  /特别鸣谢 @蹈海  @千川 没有你们督促这个本子必黄无疑

预售地址:戳我

5月13日,也就是周六,晚上八点开始,截止时间为5月28日。

微博宣传地址:戳我

转发可参加抽奖活动,具体信息见微博。

以上,有任何问题随时都可以私信我。


以下是部分试阅文字版:


别他妈的给我发好人卡

 

他是那种容貌可以用“俊美”来形容的男性,从额头到下巴的线条无不优美,眼睛是紫色的,眼尾挑上去,看人的时候颇有一种轻慢的感觉。又生来一头不羁的红发,酒吞懒得打理,随便束着马尾,也不肯好好扎起来,几缕头发松散地垂在耳边,越发衬得那张脸带着些漫不经心的好看——正是女孩子喜欢的那一类,不经修饰的,英俊的男孩子。

偏偏这种看起来什么都不上心的样子,却苦兮兮地单恋着他那脑子有病的发小。

单恋不算什么奇事,不过被单恋的人表现得比单恋者还要更加热忱,那就是人生苦事了。酒吞那奇葩的竹马,整天跟在酒吞屁股后面挚友长挚友短,二十年来一个女朋友都没有交过。酒吞说东他不肯往西,酒吞说南他不肯往北。高中时候给和外校妖怪打架的酒吞挡了一棍子,棍子施了恶咒,又刚好敲在肩膀要害地方,现在骨头上还钉着两根金属,一到下雨天就酸疼得直哼哼,已经这样了,还是对酒吞一点绮念都没有。

 

 

酒吞想操

 

论操之重要,引得人类智商不断进化,绞尽脑汁只为操得舒服,操得尽兴。操是一切行为的推动力,有了“想和茨木操”这个想法做铺垫,酒吞妖气大涨,把茨木从头压制到尾,盖因为茨木童子边打边说,“呵呵呵,酒吞童子!真是令人汗毛倒竖的力量呢!打吧,酒吞童子,打败我,支配我的身体吧!呵呵呵……”

酒吞童子对打败茨木童子没有兴趣,对支配茨木童子的身体很有兴趣。但两者之间显然有一个因果关系,即打败茨木童子才能支配茨木童子的身体。酒吞只能卖力打,只为和茨木童子痛痛快快操一顿。

酒吞用葫芦砸倒茨木童子之后,劈头盖脸地要求,“茨木童子,我们来操,怎么样?”

茨木懵道,“不怎么样,为何没有铺垫,忽然要操?”

酒吞大怒,“你不是说打败你就让本大爷支配你的身体吗?!”

茨木有些为难,“我没想过是这种形式的支配,要是知道,我得考虑考虑。”

酒吞胸有成竹,“考虑什么!来吧,茨木童子,你说了任本大爷支配,支配方法当然是本大爷来要求,难道你这手下败将还有提建议的份?”

茨木心悦诚服,“真不愧是酒吞童子,说得在情在理。好吧,我们来操。”

 

 

为离而婚

 

岛上客人太多,因此他们被安排在了一个房间。好像有人不知道他们是包办婚姻一样。茨木从酒桌上下来,立马给荒川和大天狗发求救信息,约他们到房间打牌,两个人都以同样的理由(喝多了要赶紧睡觉)拒绝了,茨木只好自己一个人硬着头皮去承受酒吞的怒火。

酒吞穿着暗红色的丝绒睡袍,袖口还有金线绣的家徽。看起来半新不旧的,想必是从家里带过来的。

“挚友……”

“不养狗。”酒吞头也不抬地说,“不养宠物。什么都不行。”

茨木正好在同时开口,“我想离婚。”

他们的新婚之夜。宾客还在酒席上大笑。阳台门大敞着,远处传来海浪涌动的声音。房间隔音不错,偶尔能听到隔壁欢呼和尖笑的声音。这是他们的新婚之夜,他却已经在要求和丈夫协议离婚了。

酒吞没露出什么意外的表情,只是微微眯起眼睛,礼貌地,“你他妈发什么疯?”

茨木站在门口,礼服领口袖口都好好束着,领结端端正正的,“挚友,我们离婚吧。现在你家里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酒吞猛地站起来,“解决了?看看你那些亲戚从我这撬了多少好处!我他妈皮都被扒了一层下来!你现在说离婚?早干什么去了?”

茨木想了想,“我名下有两个公司……”

酒吞劈头盖脸地骂他,“去你妈的!”然后走进卧室,锁上了门。

这是他们的新婚之夜。

 

 

落星

 

(一)

茨木也跟着站起来,酒吞这才看到这位明星的右臂从胳膊肘上面一点的地方开始全部消失了。对方向酒吞伸出左手,露出雪白的牙齿,看起来像广告上的假人,“合作愉快。”

酒吞匆匆一握,然后把荒川拖到一边,“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什么——什么怎么回事?他没有右臂怎么能参加秋猎?”

荒川无所谓地,“有钱人的事我怎么能懂。”

酒吞抿紧嘴看他,“有危险怎么办?”

“能有什么危险?你带着他呢。你们有枪,有匕首,再把葫芦带上,齐活。林子里没有老虎,那头老熊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八成是死在去年冬天了。”荒川拍拍酒吞肩膀,“——带这漂亮男孩去打打兔子,追追小花鹿,扎个帐篷野野餐什么的——我不管你怎么干,反正把他哄开心了,多挣点小费。”然后他竖起一根手指,“不该你管的事情都别问。”

酒吞一个人返回桌子边,他们对视一会儿,然后茨木用左手指指那个汉堡,“我能吃这个吗?”酒吞瞪着他,茨木解释,“我从来没吃过鹿肉。”

他如愿以偿地得到了那个汉堡,然后背起自己的包,跟着酒吞到红色皮卡旁,副驾座探出来一个狗头,朝茨木的汉堡凑过去,茨木被吓了一跳,后退几步,酒吞及时喝止,“葫芦!”

那狗乖顺地呜咽一声,然后钻到了后座。茨木打开车门,座位上是兽类爪子在皮革上留下的白色印记,铺着的毛毡坐垫上粘了比坐垫本身还多的狗毛。酒吞没有注意到他的迟疑,自己上了驾驶座,然后才看到茨木在看着那个毛垫子迟疑,酒吞把它拽过来扔到后座,然后将搭在靠背的帆布马甲铺到座位上,他耳朵红了,但是自己不知道,嘟囔着“没时间去城里买”这样的话。

 

 

(二)

第二天茨木发烧了,在冰冷湖水里游泳以及湿着头发吹了夜风的缘故。酒吞要开车把他送回镇上,但是茨木不去,并坚称他从不吃药,生病会自己痊愈。酒吞拿他没辙,这人陷在他的床铺间,显得苍白而脆弱,他太瘦了,根本不应该来打猎。酒吞把酒从柜子里取出来,“喝一点。”茨木因为那刺鼻的酒精味道而转开脸,想躲进被子里去,酒吞把他的下巴拧过来,“喝了。”

茨木发出可怜巴巴的呜咽,但到底被酒吞灌了半碗酒下去。酒吞用剩下的酒给他擦额头,脖颈和臂弯,茨木颤抖着,金色眼睛雾蒙蒙的,“冷……”

酒吞把他用被子裹起来,烦躁地,“你就不该去游泳。”

茨木虚弱地笑了,“我要告诉荒川你没照顾好我。”

酒吞瞪着他,然后茨木忽然凑过来,把额头靠在他腿上,“别生气了,对不起。”酒吞推开他,“我去给你弄吃的。”

茨木昏昏沉沉地睡过去,因为难受而偶尔醒来。天可能黑了,客厅里明亮温暖的灯光透过门缝渗进来。他想出去,想看看酒吞做了什么吃的,但是立马又被拖进漆黑的梦境中去。等他真正醒来的时候,他床头的小夜灯亮着,酒吞把他在客厅的地铺拉了过来,睡在他旁边的地板上。昏黄的光线中那条脊背坚硬地起伏着,红色长发散在肩膀上。茨木看了一会儿,然后伸出手去,他轻轻一碰酒吞就醒了,“怎么?”

“你上来睡吧,”茨木说,“这床睡得下两个人。”

“你生病了,得好好休息。”

“……能暖和点,我觉得冷。”

酒吞和他对视了几秒钟,然后爬到床上,他比茨木想得要更加高大,两个人挤成一团,然后酒吞说,“你还冷吗?”他正像个火炉一样贴着茨木,因此茨木摇摇头,“一点都不。”没一会儿他们就都睡着了,茨木梦见了鹿,而酒吞梦见一片湖水。

 

 

不许骗人

 

茨木偶尔出门采买,去的是超市。出门时间久了酒吞就会觉得烦躁。他在门口转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自己像一条等主人回家的狗,于是气得更加厉害。他比狗还离不了人。狗起码耐心等着,他不行,他想出去找茨木,要不是怕找不到家,他就去了。

茨木从来不邀请他同行,为什么?他失忆了,记不清楚蔬菜和水产是不是在一个区域,但是人是好的,还能用来拎袋子。茨木只能用左手拎,酒吞一下子能拎两个。

他不大喜欢茨木不在的时候。这也是他推断出自己和茨木原来应该是情侣的原因之一。只要茨木在他身边,他就没那么烦躁。应该是恋人才有那种安抚功效,他想。他决定抽个时间和茨木摊牌,质问茨木到底为什么骗他,但是还没想好什么时候说比较合适。他总是无法停止地看着茨木,茨木吃饭的时候,抱着葫芦在沙发上看书的时候,在餐桌上打游戏的时候。对方苍白的长睫毛,金色瞳孔,还有像新雪一样湿润的嘴唇,他都偷偷观察过,那些画面在短短半个月内就刻进了他的海马体——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之前他肯定也细致地,非常专心地凝视过,否则不可能有这种令人心安的熟悉感。

你看,他们惨都惨到一块儿去了,一个没了胳膊一个没了脑袋,还敢说不是天生一对?

于是酒吞对茨木说,“我能拎袋子。”

茨木正在换鞋,葫芦兴奋地围着他转悠,还去舔他手里的狗绳,他们一人一狗打算去超市,茨木没明白酒吞为什么说这个,“拎袋子这种小事怎么能让挚友来做呢?待会儿——”

酒吞烦躁地打断他,“我能拎两个。”他顿了一会儿,补充道,“超市那种大袋子,我一下子能拎两个。三个也差不多。”

茨木看了他一会儿,低声说,“我只能拎一个。”

葫芦在他们两个人中间快乐地咧着嘴,舌头甩在外面,茨木犹豫了一会儿,“挚友要一起去吗?”

酒吞勉为其难地,“我去帮你拎袋子。”

……


谢谢大家!【比心❤